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你想赌赌看吗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3:24

龙醒法师 章二十四 你想赌赌看吗

“那么,请问上士您想要我们怎么样才可以呢?”一直没说话的伊莲,这时候终于开口了,口吻意外得稳定,“别说什么倒数十秒交代一切之类的话了,您没想真的在十秒内得到答案吧,只是要我们服软,不是吗?”。

年轻的上士盯着伊莲看了一会儿,似乎在辨认伊莲的身份。

看了半晌后,上士微微一笑,说:“解除武装,并自封一半以上的实力,做到这两点的话,我可以让你们进入战区,然后送往帝都接受军部的调查。”

科尔大师听到这,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这样的要求实在太过分了。

他看向伊莲,默运力量。

这时候只要伊莲稍有示意,科尔就会纵身飞上城墙,地球街何时受到过这样的侮辱?简直无法容忍!

上士淡漠道:“这我不知道,上头决定的事情,我们只是负责执行罢了。不过说到恺撒,这小子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二,据说是个只顾个人感情而不识大体的刺儿头小子?哼,如今这种关键的战争时刻,谁和这种嫌犯扯上关系,必然要调查。”

伊莲说:“恺撒的潜力很大,而且在军部的龙道任务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你们都不记得这些了?调查命令是谁下的,蓝将军吗?还是龙将军?”

上士冷下脸来,有些不耐烦了:“是不是有点话太多了?要么解除武装乖乖束手准备接受调查,要么就尝尝帝国的箭雨之阵,就是这么简单,可以吗?”。

“你知道现在在和谁说话吗?”。伊莲问,口吻还是平和自如,但“您”已经变成了“你”。

“不知道。”上士咧嘴一笑,“不仅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话音落下的瞬间,伊莲身旁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卡萨丁终于忍无可忍,也不见他如何屈膝发力,整个人便如炮弹般直挺挺地窜上空中,直奔城墙上的年轻上士而去。

“你嘴巴太恶心了!”卡萨丁在半空发出暴怒的声音,“我要撕了它!”

上士脸色不动,甚至没有下令放箭,只是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看着飞扑向自己的卡萨丁。

当卡萨丁的身体飞到三十米的那道无形之界的时候,原本平平无奇的战区城墙上,骤然浮现出一道柔和的蓝光。

卡萨丁闷哼一声,只觉千钧之力压在肩头,硬生生被拦住了向上的冲势,然后不受控制地反坠向地面。

绿眸连忙上前接住卡萨丁的身体,却见只是一个起落之间,卡萨丁的脸色就变得苍白如纸,愤怒地盯着城墙上冷笑着的那名上士,唇线紧紧绷着,说不出话来。

“你……白痴吗?”。上士看着卡萨丁,摇了摇头,“区区上校级别,硬冲帝国一级防区的外墙,你不知道城墙在战时都会开启的禁空领域吗?”。

禁空领域是古典魔法时代的产物了,在风雷法师与龙脉咒文成为主流的新时代,太多古典魔法被藏入图书馆,但禁空领域这一能够划出一片禁止飞行的领域的强大魔法阵,却依然被人们重视,并广泛应用于城防和战场。

“我看你们是真的不打算配合了。”上士说,“也好,你们不配合,我也不用忍了。刚才卡萨丁公然冲击帝国战区的行为,已是叛国了。”

“我叛你妈啊!狗东西!”卡萨丁气得嘴唇发抖,刚骂完就狂喷出一口血。

上士微微一笑,不急不躁,高举的右手挥下:“弓箭手,放箭。”

由于动静闹得很大,后方的龙醒者队伍们也听到了一部分对话,这时候看到所有弓箭手将弦拉满的动作,有些人惊得呼喊出来。

还有一些人气得大骂:“我们一路和战斗法师血拼着回来,反而进不了自己大门?什么意思?见鬼的你们这些守军都去死吧!”

混乱之中,龙琪琪着急地往前跑,边跑边大声表明自己将军之孙的身份,以图化解双方矛盾。

但实际上,龙琪琪还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闹得这么僵。

只是顾不上那么多了,再不做点什么的话,那些弓箭手一旦放箭,龙醒者们没有死在北国反而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那可就是天大的悲剧了。

嗖。

破空声响,一支箭矢划破空气,险而又险地擦过伊莲的脸颊,然后深深钉入了伊莲身后的地面,只留下一截短短的箭尾在地面上,可见这一箭的力道。

伊莲也着实了不起,面对这样的情况,竟然连眼皮都没多眨一下。

她仰头,凝望城墙上的局势,宁定而睿智的双眸之中,蕴着谁也看不懂的奇异神采。

城墙上的弓箭手一共两百名,刚才射出的箭矢却只有一支。

事实上,这支箭本不该射出来的,射箭的士兵手抖了一下,射出了本不该射出的这支险些击中伊莲的箭矢。

但这并不完全怪这名士兵,因为为首的那名年轻上士真的已经用力下挥手臂了!

只是,他的手臂停在了半途,并没能做完整下令射箭的动作。

恺撒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年轻上士的身旁,伸手抓住了上士的手臂臂弯,阻止了他的动作。

或许只有伊莲一个人看到恺撒是如何出现在那个位置的吧,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错愕地看着恺撒挺拔的身影,还有那年轻得过分却出奇得没有稚嫩之感反而颇具威严的英俊脸庞。

太突然了,所以不吃惊震骇,只是错愕。

“……你是什么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被恺撒抓住的年轻上士,他近距离看着恺撒平静的脸,冷冷地问,“我没见过你,你不是战区的人,你是怎么突破禁空领域的?”

说话的同时,上士悄然调动起体内的风雷之力,化作两枚小小的雷霆符印,在他的双瞳之中旋转。

这不是0个编号龙脉咒文中的任何一种,而是一种少有人修炼的“编外咒文”,是结合龙脉咒文和一部分古典魔法而成的非制式能力。

奇异的瞳力无声无息地刺入恺撒的双眼,这是一种类似催眠术的能力。

年轻上士的应变能力确实很了不起,这么快就做出了反应,而且是在不清楚恺撒的实力的情况下的最正确也最保险的应对。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瞳力一接触到恺撒的眼睛,就会变得滞涩缓慢之极,双瞳中的那两枚符文原本旋转的流畅迅速,此刻却好像卡壳的齿轮,无论如何努力都推动不快。

而瞳力一旦离开恺撒的双眼,一切能力便又运转如初。

恺撒就好象没感觉到对方的小动作,当然也没松开抓着上士的手,平淡回道:“我没突破禁空领域。”

这是实话,恺撒确实没有刻意“突破”,禁空领域的根本原理是对能量进行束缚和压制,越是等级高的人,受到的压制能力越强。

而恺撒现在完全是没有能量也没等级的“普通人”,他的力量源于规则,禁空领域在他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但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落在年轻上士的耳里,反而让他感到有点惊悚了。

“你是谁?”他又问了一遍,语调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自信满满胜券在握。

恺撒不答,而是微笑开口,露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问:“可以请你先开城门吗?”。

上士沉默了一下,低沉说道:“如果我说不能呢?”

恺撒松开了对方的手,并不生气的样子,甚至伸手帮对方整理了一下微乱的军装,同时用平稳的口吻说:“我无意把事情弄大,同时也很乐意和战区真正的负责人沟通和交流,前提是你开门。”

说到这恺撒顿了顿,愉快地看着年轻的上士,说:“我有把握在这里杀了你,然后让你的上司相信我们的来历没问题,杀你只是迫不得已,你想赌赌看吗?”。

上士这下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他呆呆看着恺撒,一时间有点难以将这张可能二十岁都不到的脸蛋,和对方的话语和气质联系到一起。

上士不怕卡萨丁那样硬闯的暴脾气,也不怕科尔那种拿身份背景说事的老派人物。

他很懂得如何把握主动权,死死咬着“你们不交代清楚来历就不能进入战区”这一点。

但恺撒简单的一句话,就把主动权完全扭转了。

你想赌赌看吗?废话,当然不想!

上士的气势在这一刻完全弱了下去,恺撒没杀他,甚至没伤他,却已经在整个人的气势和主动权上完全压制住了他!

“这个少年,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啊……”城墙下,伊莲默默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想着。

伊莲认识原来的恺撒,所以她更能看清如今的恺撒是如何得脱胎换骨,实力和能力上的变化倒是其次,恺撒对事情的处理实在太了不起了,和原来的他简直不是一个人。

坚决,但不粗暴。

强硬,而有技巧。

恺撒在南下的路上,曾经对伊莲说过,抵达南方之后,他有自己的打算和计划,不会再一味低调跟随伊莲的节奏。

这就已经开始了吗?

弓箭手们悄然撤下,战区城门缓缓打开,伊莲等人依次进入大门。城墙之上,上士看着恺撒,第三次开口问:“你……到底是谁?”

恺撒笑道:“你刚才说地球街因为谁而被调查来着?”

上士瞳孔骤然收缩:“恺、恺撒?!”

恺撒拍拍上士僵硬的肩膀,说:“带路吧,我要见战区的负责人,立刻。”未完待续。

...

幼儿可以吃四磨汤吗
消化不良和积食区别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热淋清颗粒的成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