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都市灵药客卿 008 仙家法宝

发布时间:2019-09-12 18:53:24

都市灵药客卿 008 仙家法宝

蒙承乾等不及,掏出给老大老三打,岳望舒也拿出打开企鹅,告诉天墉老人东西已经收到,并且表示十万分的感谢。一口气发了十三条,天墉老人始终没有回话,头像一直是黑的,看来不是隐身,而是根本没有。

玄门正宗群里的聊天信息,显示已经有“99+”未读,随手点开,许多从没见过一直在潜水的人都跳出来了,岳望舒翻开聊天记录才知道出事了。

就在两天前,峨嵋派玄天仙域中的仙芝大规模成熟,掌教钱真人遍邀其他三派的道友和很多散修去参加百芝宴。在玄天仙域里有一处凝碧崖,崖上崖下,山前阴后,长满了各种灵芝,由一位通灵的芝仙管理,这次拿出来飨客的灵芝共有一百零八种,其中不乏数千年芝龄的珍品。

这次宴会也邀请了四大门派的灵药客卿,不过必须是空间超过秘境五品,自身修为达到小周天以上才能收到请柬,群里如峨眉斗苍穹,峨嵋凤仙,昆仑天墉老人等几位都有资格参加。

就在群仙聚会的时候,一位天台宗高僧带来的宝镜被人偷走了,据说当时宝物被放在凝碧崖内部的一处洞府之中,用来镇压仙阵的阵眼,外面有佛道两教高手留下的重重禁制,小偷躲过看守弟子,用魔教的手法破掉了禁制,悄无声息地将宝镜盗走,还在墙壁上留下一首七言绝句:

昊天悯人万劫中,玄女托镜下九重,本是中华传家宝,焉能蒙尘事胡僧!

这下相当于狠狠地扇了正教的耳光,还顺表挑拨佛道两家的关系。

钱真人立即下令封闭仙域,刮地三尺进行搜检,查了两天一夜,毫无所获,大家推算宝镜已经被人带出仙域,四大仙门的长老纷纷出动追查宝物下落,主要看这几天进出过玄天仙域的散修,看他们哪一个跟魔教有勾结。

都是神仙打架,我这样的新人小透明还是少跟着掺合。岳望舒又给天墉老人发了一条道谢的留言,然后关掉扔到一边,继续查看箱子里的东西。

蒙承乾从门口过来:“老大和三哥都说还得过一会才能回来,让我先吃。”

“好吧。”岳望舒把杏子拿出来,一共八枚,用电子称一称,二斤二两多,每一枚都有鹅蛋那么大,橘黄色,表皮和果肉都半透明,水嫩嫩的,长得滚圆,看上去真的跟琉璃球似的。他捡了个最大的递给蒙承乾,“兄弟,这杏子十分难得,可能这辈子就吃这一回,总共就这么八个,我寻思咱们哥们每人一个,剩下四个给我奶治气管炎。”

“谢谢二哥,二哥最好了。”一看见吃的,蒙承乾眼神黏在杏子上面挪不开,双手合拢像小狗一样作揖,“天大地大没有二哥更大,爹亲娘亲没有二哥更亲,快赏给小弟吧……”

看他这个样子,岳望舒要逗逗他:你到那边去,我把杏子扔给你,你要是能够接到我就再给你一个怎么样?”

“真的?你要说话算话!”蒙承乾退到门口,两脚叉开,像豹子扑食一样弓起身子,两眼死死盯着岳望舒手里的杏子,比他在球场上当守门员的时候还要专注。

岳望舒把杏子对着脸砸过去,蒙承乾“嗷”地一声,张口把杏子咬住,汁水一入口中,立即激动得叫起来:“哇靠,真特么好吃!哇啊啊啊啊,太好吃了!”他顺势啃下一块杏肉,眯缝着眼靖,细细地品尝着口中流淌的美味,比别人品茶还要用心,这一口足足吃了三分钟才咽下去,“二哥,太好吃了!二哥,你说好的,还要再给我一个。”

岳望舒本就是故意要把自己那枚让给他,又捡一枚琉璃杏递过去,看他满脸兴奋的样子,忍不住又揉了揉他扎手的寸头,叹着气说:“这娃这么能吃,以后工作了可怎么养活自己啊,我都替你爸和你妈愁的慌。”

蒙承乾把两枚杏子珍而重之地锁在柜子里,把岳望舒换下来的衣服装进脸盆里:“我去给二哥洗衣服!就冲今天这俩杏子,以后等二哥老了,我给二哥养老送终!”

岳望舒笑着虚踹了一脚说:“去吧去吧,洗干净点,袜子上白色的部分好好搓一搓!”

蒙承乾端着脸盆去水房,岳望舒留出给老大跟老三的,把剩下三枚杏子拿到空间里,洗干净泡在玉鼎里,天一真水虽然蕴含无限生气,但却不会滋生细菌和微生物,因为当它一湖的存量浓缩到半个鼎里的时候浓度太大,任何生物都无法在里面生存,这里的浓度不是密度,而是先天水行元气的浓度,相反由于不含任何杂质,密度比普通的水还要小一些,琉璃杏泡在里面能够汲取到浓浓的灵气,会像在树上时候一样继续生长,不会腐烂,也不会被泡得膨胀。

岳望舒把那两盒药也拿进来放在祭坛上,金缕草和银缕草栽在西边的小树林里。

岳望舒要把剩下的邮包纸箱扔掉,发现底部还有一个很扁的盒子,有三根手指摞起来那么厚,一张A4纸大,木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磨得黝黑发亮,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表面没什么装饰花纹,拿在手里轻飘飘的,重量跟一本毛思差不多。

难道还有赠品?这天墉老人也太好心肠了吧!

岳望舒打开盒子,猛然间满眼金光扑面而至,晃得眼睛无法睁开,他赶紧把头扭向一边,等适应了再看,盒子里躺着一面直冒金光的镜子,金光形成一道光柱向上照到顶棚,竟然从楼层间透射过去

,水泥钢筋历历毕现,就像是看透明的玻璃一样。

更恐怖的是,他还看见楼上519寝室的两个男生满脸惊奇地蹲在光柱周围往下看,仿佛不知道地面为什么能发光。

不但如此,这道光柱继续向上,穿透519的天花板射到619,又从六楼穿过射到外面,蓝天、白云,全都清晰可见……

岳望舒赶紧把盖子盖上!抱着盒子坐在椅子上,他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

一面能够自己放光,透射好几层楼的镜子,很明显是仙家宝物,再联想到群里说的峨嵋派失宝的事,这东西十有八九就是那面宝镜!这宝贝怎么会在天墉老人给自己的邮箱里面出现?

岳望舒发了会呆,忽然听见楼梯响,许多双拖鞋拍打地面的声音,噼里啪啦从楼上下来,他赶紧把盒子送进空间里。

很快有人推门进来往地上看了看,大声问:“你刚才鼓捣什么高科技武器呢?是激光吗?”

岳望舒满脸懵逼:“不知道啊,我刚才在屋里玩,忽然地面射上来一道光柱,青金色的,从这里向上射到天花板上。”

“你这也看见了?那就是在楼下!”这班人稀里哗啦又往三楼跑。

岳望舒暗中舒了口气,毫不犹豫地跟着大部队下楼,319没人,大家又跑到219,里面两个大一新生昨天刚跟人打完架,做贼心虚以为仇人拉起队伍要来群殴他们,吓得将门反锁躲在房间里,任凭外面的人怎样解释都不肯开门,他们越这样,大家就越认定是他们弄的。

“他俩是物理系的,应该就是他们偷了什么激光发生器回来搞事情。”

“拉倒吧!我也是学物理的,我还真不知道现在有什么激光是那样,照穿好几层楼,却有对楼层没有丝毫伤害,那绝对不是激光!”

“那你说是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那绝不是激光。”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岳望舒默默地退出人去。

回到四楼,老幺满手泡沫从水房出来问怎么了,岳望舒随口对付几句。

回到宿舍,岳望舒登陆企鹅,想跟天墉老人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天墉老人的头像仍然是黑的,自己发的那些信息都没有得到回复。

岳望舒想跟他说镜子的事,转念一想,这镜子应该是天墉老人从峨嵋派的玄天仙域里偷出来的,说不定还是团伙作案,为了躲避佛道两家的追查就给自己邮来了,等这阵子风头过了再过来取回。看萧玢的行事作风,这些修士并不是隐居山岭不问世事的老古董,反而很现代化,不知道他们跟政府之间是什么关系,万一可以监听自己的,翻查企鹅的聊天记录,自己这信息一发过去无异于不打自招。

还是先不要联系天墉老人,等着他来找自己吧,岳望舒关掉,正要进空间里去看看那神奇的宝镜,猛然间又想起一个可能。在他看来,所有的神仙佛菩萨,都是实力强大的人而已,一样会见钱眼开,一样会嫉妒怨恨,这次失窃的宝镜看样子关系不小,天墉老人如果被佛道两家的人逮到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这种事情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将来天墉老人来讨还宝镜的时候,会不会顺便把自己灭了口?最有可能的是肉体毁灭之后再打个魂飞魄散!

岳望舒被自己的猜想吓了一跳,越想越觉得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难怪这个天墉老人那么好,还不辞劳苦地给自己熬药,原来是想稳住自己帮他收藏赃物!

小儿便秘如何治疗
婴儿咳嗽流鼻涕
怎么溶解血栓
动脉血管硬化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