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紫血圣皇 第421章,八千里路云和月

发布时间:2019-09-26 01:52:43

紫血圣皇 第421章,八千里路云和月

爆炸掀起了巨浪,将笼罩在南域上空的乌云震散,大雨停下了,那沉默雷声也消失了,天地一片清明。请大家看最全!

南域的人族抬起头,他们看着天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心底却生出莫名的悲痛感来,还想突然间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

天策府,孙武看着突然放晴的天空,心底有些不舒服:“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在追击两大鼠族的南域诸强者,都停下了手,两大封镇人皇望着天呆立了很久,突然他们低下头,拜倒在地:“送南极大人……”

尽管他们不愿意接受,但他们却不得不接受,战士们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抬起头看着天空,不敢相信,南极地皇好好的,怎么就陨落了?

“送南极大人……”其余六位人皇跪倒在地,随后便是南域的帝尊们。

看到强者们都跪下了,五大军团的战士不得不接受眼前这一切,红着眼睛拜倒在地:“送南极大人……”

厮杀声突然平息了下来,战场上一片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司命人皇突然起身,道:“人族流血不流泪,今日吾等要用异族的血,为陛下送行!”

“杀光异族,为陛下送行。”五大军团齐声高呼,场面悲壮不以。

他们心底痛啊,可痛又有什么用,他们能做的,便是将南域这片土地清理干净,为南极地皇送行。

杀戮再次开始了,但这次却一片沉默,只听到刀声、剑声,没有呼喊声,沉默的杀戮下,却是最沉的伤痛。

锤石部落,犹豫大阵隔绝,部落的族人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心底却怅然若失。

到是几名强者感应强烈一些,只是如今大阵封闭,他们只是生出不好的预感,却并不知道发生什么。

大阵中,秦墨依旧在与米陀罗厮杀,两人都是全力以赴,米陀罗重伤,且只有最后一道本源,但他毕竟是古祖。

秦墨只是大帝境,即便实力超然,在黄金巨猿的本源支持下,却也只是与米陀罗打了个平手。

这道本源幻化为黄金巨猿的分身,也不过是人皇巅峰而已,剥离出来后,威力自然也弱了不少。

“轰隆……”一声震天的巨响传出,大阵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们都停下了手,都有些心悸。

这一声震天巨响却让秦墨心底的担忧彻底消失了,怅然若失:“发生了什么?”

主持着大阵的李霸天是能够看到外界的,青叶也能够感受到外界,但他们都不出声,李霸天呆呆的外面的天,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很多天前,那个人才跟他喝了酒,聊了很多事情,可现在这个人陨落了,南域的天塌了。

“如此强大力量,肯定是自爆啊!”米陀罗突然开口,他讥讽的看着秦墨,“不管这是谁自爆,你的南极地皇,肯定是不会来了。”

“自爆!”秦墨突然想到之前那种不好的预感,如今突然消失了,心底又空落落的,心底全是担忧。

“不错,古祖自爆,足以灭了南极地皇,南极地皇自爆,足以灭了古祖。”米陀罗得意的说道,“现在你已经没有了后路了,你的本源也快消耗殆尽了吧。”

米陀罗脸上全是得意,却没有出手,这次他学聪明了,若是秦墨的心境因此受到影响,他便能彻底稳定胜局。

秦墨确实受到了影响,但他不愿意相信,传音给李霸天,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李霸天不吱声,他知道此时告诉秦墨,会影响到他的心境,如今他已经处于下风了,若是心境受到影响

紫血圣皇  第421章,八千里路云和月

,锤石部落就完了。

见李霸天久久不答,秦墨转向了青叶,问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极地皇走了。”青叶没有隐瞒,她只能不说,但秦墨问她,她却不得不答。

“嗡”这句话如同一记炸雷,响彻在秦墨的识海,让他彻底懵了,消息来的太突然了,就像是做梦一样。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秦墨想过这一战的结局,但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他退后两步,身体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他与南极地皇并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可以说只有寥寥几面之缘。

可这并不能降低南极地皇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出身于南域,若是没有南极地皇的庇护,绝不可能有今天。

南极地皇是整个南域的族人的父母,仅次于圣皇的人。

况且,秦墨与他的交集,并不止如此,他去至尊古路,名扬天下,却也闯下了大祸,但南极地皇却帮他保护着他的部落,甚至将部落彻底的隐去,以免受到伤害。

他从中州皇城归来,世人对他选择都灵,有很多的偏见,但南极地皇却选择无条件的信任他,甚至毫不犹豫的就把九鼎苍穹大阵的阵图送给了他,要知道如果他拿着阵图的话,也许得到大千世界的,就不是秦墨了。

他与南极地皇没有太多的交集,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

秦墨犹记得的深的,就是米陀罗带着百亿鼠族,即将把他吞噬时,南极地皇突然出现,他开玩笑的说:“你小子当本皇是打酱油的吗?”

这句话出自他的家乡,从南极地皇嘴里冒出来,着实让秦墨心底一跳,但他知道南极地皇一直关注他,对于他的一言一行很清楚,学到了这句话,并不奇怪。

可今日他陨落了,离去的如此突然,就像年迈的长者,突然有一天就离世而去。

秦墨心底有很多的感慨,可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底那般的难受,在他心底,南极地皇就是一位长者,虽然没有太多的话,也没有更多的接触,可却对他的照顾,却是无微不至。

看到秦墨身体颤抖起来,米陀罗知道机会来,他催动万千鬣毛,化作无数的红光,朝秦墨刺了过去。

同一时间,他化作本体,张开大口,朝秦墨咬去,鬣毛速度很快,几乎眨眼即至,而秦墨到现在都没有动弹的意思,这让米陀罗心底暗喜。

当鬣毛距离秦墨只有一寸时,突然停顿了下来,秦墨缓缓的抬起了头,强忍着眼中泪水,恢复了本体,说道:“都灵沉睡时,我想,我这一生就这样过去算了,因为我不可能为了都灵,毁灭这个世界,更不可能毁灭我的族群,可是我爱她,没有她在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煎熬。”

鬣毛就在秦墨身周一寸,几乎把他完全包裹了起来,无论米陀罗如何使劲,就是刺不过去。

“可惜,我那个该死的师兄,却偏偏要我清醒过来,然后他用一把火,烧了百族的古祖,自己却落了个幻灭的下场。”秦墨像是在自语,脸上突然狰狞道,“有时候,我真的挺恨他的。”

“我以为,我不会再为谁心痛了,因为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可这次它又发生了。”秦墨缓缓的抬起了刀,目光冰冷的走向了米陀罗。

身周的鬣毛就像在畏惧他一样,竟然避开了他的身体。

米陀罗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看着这一幕,他那张开的口,都定住了,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意,强大的让他恐惧:“众生意!”

秦墨缓缓的走到他面前,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米陀罗一口咬向秦墨,却发现在这股意下,他的动作太慢了,他哪里敢回答秦墨,心底只有恐惧。

“你不知道吗?”秦墨冷冷一笑,“那我来告诉你,你们让我心疼,我就让你们流血。”

刀划过了米陀罗的脖子,强大的古祖肉身,这一刻却像豆腐一般脆弱,轻松的被切开,米陀罗甚至能够看到血液流出,却如他的动作一般,缓慢至极。

“噗”的一声,刀划了过去,突然天旋地转,米陀罗发现自己竟然能动了,他看到自己来到了秦墨的身后,如此近距离,足以让他一口吞了秦墨。

可是,当他感应体内世界时,却发现一片空虚,没有体内世界的存在,这一刹那,他看到了秦墨的面前,一具无头的巨鼠屹立,与它的身体是如此相似。

时间变得灰白,意识渐渐的模糊了起来,只听到“咚”的一声,头颅砸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到死米陀罗也没有闭眼,因为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青叶下的空间里,李霸天看到这一幕,彻底怔住了,他感受不到那股意境,但他却亲眼看着秦墨斩下了米陀罗的人头,如此的轻松。

秦墨收起刀,没有管这尸体,挥手打开大阵,熟悉的光,映入眼绵,来到了青叶下。

感受到他的心意,青叶送了一壶酒出来,这是秦墨藏的最后一壶酒。

他拿起酒,又回到大阵里,抓起米陀罗的尸体,打开酒坛上封泥,把血往酒坛里灌了去。

突然,他将尸体一甩,带着那坛子混着血的酒,一步步的走出了大阵,走出了部落,走向了天空,边走边念道:“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念到此处,秦墨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手中的酒,往地上倒了下去。

许昌治疗阴道炎医院
许昌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许昌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许昌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许昌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