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偷天之录 第八十六章 无用的把柄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0:18

偷天之录 第八十六章 无用的把柄

可是谢宇刚刚闭上眼睛,正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却感觉屁股上又被狠狠的踢了一脚。

这一脚的力道,用的比刚才的那一记还要大,将谢宇又一次狠狠的踹下了平台。

“你有病啊,出去!“谢宇翻身坐起来,对妮可的不识趣大为不耐烦,怒道:”别逼小爷自己动手赶你哈……“

“都已经快到中午了……你还睡?哼……你!快起来,否则你信不信我将你们昨晚做的好事告诉伊芙长老……“

小妞儿全然不理会谢宇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威胁眼神,却是单手叉腰,另一只手伸出一根白嫩如葱段的秀丽手指来指着谢宇,脑袋一扬,面色有恃无恐的样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谢宇,口气趾高气昂。

“嗯?“谢宇不由心里一惊,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小妞儿肩头的小鸟,却见小鸟眯着眼睛,冲着谢宇点了两下小脑袋。

”你怎么会知道的……”得到了小鸟的证实,谢宇立刻大怒:“哪个小王八蛋又当了叛徒?!”

说着,谢宇狠狠的瞪向了小鸟。

却见小鸟伸出了两只小翅膀,仿佛人类的两只手一样,冲着谢宇摊了摊,然后鸟脸上做出了一副无辜蒙冤的委屈表情来。

“靠

偷天之录  第八十六章 无用的把柄

!这个小叛徒早晚要成精……”

谢宇对于小鸟时不时的做出一些人性化的动作跟表情,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此刻见怪不怪,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巴,心里对小鸟的装纯行为鄙视不已。

可是转念一想,这只小鸟虽然狡猾顽劣无比,并且鸟品有问题,当惯了叛徒,但是这个叛徒不会说话又不会写字,如果仅靠两只爪子来回比划的话,恐怕是难以泄密。

“难道是史莱克那个家伙告的密?”谢宇抬起头来,向着满脸委屈的小鸟皱眉道。

想来想去,仅有的三个知情人中,不是自己也不是小鸟,那泄密的人,就只有那个一向对小妞儿言听计从的史莱克了。

史莱克现在已经彻底坠入了爱河,小妞儿只要狠狠一瞪眼,或者稍稍的一抛媚眼,只怕史莱克就会立刻昏头,然后一口气向着心中女神全盘托出。

听见谢宇问话,果然就见小鸟连连点着小脑袋,一会儿伸出两只翅膀和一只黑黑的爪子来回的比划,一会儿张着鹰钩小嘴“咯咯”直笑,笑得眼睛又眯成了一道缝儿。

看着肢体语言无比丰富的小鸟,在那里绘声绘色的描述比划,比划的兴高采烈,一边比划还一边嘲笑,谢宇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史莱克那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不知何时对着小妞儿献殷勤的时候,将自己毫不犹豫的卖了。

……

“那个精虫上脑的白痴!”谢宇骂了一声,然后又转向了得意洋洋的妮可:“那些精灵不知道吧?!“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以后可就难说了……看你听不听话了!“小妞儿瞪着谢宇,认为抓住了这个猥琐小法师的把柄,得意的冷笑着。

“切!”谢宇不屑的哼了一声,却仿佛丝毫不顾忌小妞儿的威胁,怪眼一翻:“你到底有事没事?没事快出去,小爷要睡觉了!”

史莱克在下边醉倒,应该是不知道自己跟小鸟发现了那个隐蔽树洞的事情,也自然就不会知道自己在上面偷了精灵族的那些奇怪的乳白色液体。

而且那四个守卫的精灵是史莱克下手打晕的,哼哼……自己只是误打误撞的找到了那个小湖泊,顺便洗了个澡而已,在谢宇的观念里,自己甚至连个帮凶都算不上。

何况自己到了那里的时候,四个倒霉的精灵早已经被史莱克打晕扔在草丛里了,根本就没有看见自己的样子,史莱克那个白痴家伙可是露了脸了,精灵族要追究也是先追究史莱克,到时候自己来个打死不承认,精灵们还能拿自己有什么办法?

这倒让谢宇顿时放心不少……

“还有哈……小爷我特别喜欢裸睡,只是昨晚有些累,回来没有来得及脱衣服,奉劝你一句,一会儿我睡着了你就千万别进来了,小爷还是个处男,你要再敢摸进来偷窥,小爷马上就喊非礼!”

眼见小妞儿在原地磨磨蹭蹭的不出去,谢宇想了想,接着就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小妞儿,警告道。

“你……无耻!“小妞儿立刻羞恼无比,美丽的小脸上又染上了两片绯红,但是短暂的大怒之后,养气功夫极好的小妞儿口气却是随即一转,冷笑了两声:”哼哼……不过,看来你没有机会睡觉了!“

“嗯?“谢宇抬了抬眼皮。

“我们马上就要出发离开这里了……“

“你又要去哪?你这小妞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怎么这么能闹腾?你就不能安分一点?”

“我们要去采集一种药草,比较珍稀,所以不能再耽误行程……“

“好的,你们去吧,哥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反正这个地方有吃有喝的,还有风景可以看,待个一年半载的也没有关系……你们走好啊!一路顺风哈!“谢宇冲着小妞儿摆了摆手,做出驱赶苍蝇的手势,口中由衷的祝福道。

……

不过不管谢宇怎样推脱与胡搅蛮缠,最后还是满脸无奈的被执着的小妞儿给拉了出去。

“快点走啊!别磨磨蹭蹭的……真不像个男人!”

妮可站在谢宇的身后,脚下狠狠发力,用自己的两只柔弱的臂膀,使劲的将谢宇往树屋外面推。

只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妮可推的自己双臂发麻,这个猥琐的小魔法师却是纹丝不动,无奈之下,只得使用上了肩膀,侧身用一只瘦弱的肩膀顶住了谢宇的后背,推得气喘吁吁满脸通红,这才终于将谢宇推到了树洞口。

“废话!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哦……对,你肯定是不可能知道的……快放开我,要不然小爷真喊非礼了!”

谢宇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两边那个类似于门框的树洞边缘,转头瞪着背后使劲推着自己的小妞儿,恶狠狠的喝道。

谢宇无赖的抓住门框就是不撒手,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已经力竭的小妞儿无奈之下,对着旁边的小鸟使了一个眼色,小鸟顿时心领神会,然后张开鹰钩小嘴,对着谢宇的脖子就喷出了一道细小的电弧。

谢宇顿时又是头发直竖,全身酥麻,抓住“门框”的两只手也终于收了回来,身后的小妞儿趁机发力,憋足了劲儿一鼓作气,这才终于将谢宇推出了树屋。

“靠!你这个叛徒,每次都是放电,你就没有点新鲜的招儿吗?”谢宇恼怒小鸟的吃里扒外,回头对着小鸟怒骂道。

……

淮北白癜病医院
普洱治疗男科医院
营口治疗卵巢炎方法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在什么位置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