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章 不戒战天手

发布时间:2019-09-25 17:59:19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章 不戒战天手

陈恒看着这个绿衣少女,原本以为自己的修为在修行界已经算是极高的了。

没想到在这个道场里,居然还有这样的人物!陈恒想到这里,不禁盯着那个绿衣女子看。

那绿衣女子似乎是感觉到陈恒正在盯着她一般,冷不丁的转过头来,看了陈恒一眼。

陈恒闪躲不及,竟然与那绿衣女子的眼神直直的对上了!

那是一道怎样的眼神!陈恒的心里像是被电触到了一般,那绿衣女子居然有一双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看得自己心里一阵发毛。

“这究竟是个什么人物!”陈恒心里不禁想道。

正当陈恒还在疑惑的时候,道场的一边又传来了洪亮的声响:“下一场,天手炼丹人,高聋!对阵,不戒禅师!”

不戒禅师?这么快就轮到他了?

陈恒一惊,回头看向不戒禅师,只见他脸上也是惊讶神色,但旋即就变为淡定。

他双手合十,念了个法号“阿弥陀佛”,便由陈恒和虚天子之间穿过,径直走向道场中央。

人群的另一边,也有一个人走出,向着不戒禅师的走去。看来便是即将对阵的修仙者,根据刚才的报号,应该是有“天手炼丹人”之称的高聋。

陈恒不禁细细观察了这个名字奇怪名气却响亮的人物,道场虽然横竖百丈,但是以修仙者的速度也很快站到了道场中央。

此时这个叫做高聋的人立定原地,眼神却不看不戒禅师,而是看着一旁,微微仰头的样子煞是高傲。

这人一脸长须,头上却是没有半根毛,连眉毛也没有,除了胡子以外,整个脸蛋光溜溜的。

陈恒的认知当中,这样的人应该已经活过白岁,可是看他的脸色,却是红光满面,犹如壮年,倒是让陈恒疑惑了。

“这人看来是长期服用丹药了。”

虚天子一语道出了玄机,他説道:“这个姓高的,既然被称为‘天手炼丹人’,那么炼制丹药肯定有他的一绝,自己平时也肯定经常服用,才会容颜永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留出那一条胡子,装模作样,实在不讨好。”

“人家也不是要相亲,修仙者哪有那么注重外表,管它讨好不讨好。”陈恒回了一句,笑笑,不再説话。

道场之上,不戒禅师倒是也没有去看那高聋,而是自顾自低头念经,反而显得四大皆空。

虚天子继续他的话唠:“看那鬼和尚,相比起来倒是讨好了许多。”

毕竟陈恒和虚天子昨天也算是为那不戒禅师所救,所以心理上绝对是希望不戒禅师胜利的。

陈恒説道:“这不戒高僧,修行还未到阴神境,而那天手炼丹人,看起来修为并不低,只希望也是元神期的才好。”

“哼,xiǎo子,你还看不出来么?这鬼和尚现在可是并不惧怕对方是元神期还是阴神期,我想他自有打算。”虚天子説道。

话音刚落,道场之上终于开始了动静。

随着一声“论道开始”的呼喊,那个高聋撩着长须,开始打量起了不戒禅师。

打量了一阵之后,轻轻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怎么不抬头看我,可是害怕了?”

不戒禅师这才抬头,笑道:“施主,我为何要看你?是因为你多了手?还是少了腿?”

“对嘛,好端端的干嘛非要人家看你,不害臊。”虚天子在人群中呼喊,被陈恒制止住了。

那高聋明显是被激怒了,睁着两颗大眼,吼道:“场下哪位朋友?可是在讥笑高某?”

这一怒不要紧,但是他胸前那长须竟然无风自动,显得威严霸气,倒是让陈恒看出了他的修为不在虚天子之下。

虚天子刚想开口承认,却被场上的不戒禅师抢了话头。只听到不戒禅师哈哈一笑,又説道:“高施主,你是和我对决,哪用管他人言语。”

“也罢,按照规矩来,先打倒你再説也不迟!”高聋翻起一掌,竟幻化出一个巨大的手掌虚体,朝不戒禅师拍下

至尊神武  第九百四十章 不戒战天手

“难怪叫‘天手’,就是因为这个么?”陈恒説道。

不戒禅师并不硬接,只是脚下一动,身子瞬间横移了两丈之远,但也是堪堪躲开天手。

巨掌并没有拍到地上。在不戒禅师躲开的同时,高聋口中发出“咦”的一声,便立刻改变手势,变掌为爪,横地抓向不戒禅师。

那虚体随着手变化,灵活异常。

不戒禅师没有去看那虚体,只是微笑着,脚下不停,改变了方向,竟然是径直朝那高聋的脸上贴去!

这个变数倒是让在场的很多人都是一惊,旋即都反应过来,因为不管那高聋的天手如何厉害,都不会往自己身上抓去。

所以,与其闪闪躲躲,倒不如往高聋身上贴去来得简单。

“哼,雕虫xiǎo技。”

高聋也没有手下留情,当下长须一飘,身上迸发一股元力,将不戒禅师吹了出去,而手也不停,抓向了飞到半空中的不戒禅师。

这不戒禅师被吹出的样子犹如风中飞絮,飘飘摇摇的,让人看着揪心。

天手一来,他也不躲,快速在双手间结了宝瓶佛印,从天手的指缝里坠了下来。

“咦,还有两下子。”高聋説着,伸出了另一只手,也幻化出了巨掌。

这样一来,道场上两只灵力天手出现,已经没有地方能算成是安全角落。

不戒禅师这才发招,高念一声“阿弥陀佛”,身上僧袍化出几道金光,变成流彩飞舞,环绕全身,同时纵身一跃,飞到空中,竟往天手手心钻去!

“鬼和尚!想自尽吗?”虚天子不由得大喊出来。

高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手却不停,毫不留情地握拳,将不戒禅师抓在天手手心里!

然而天手指缝间,却放出了闪亮金光,只见天手被金光驱散,而不戒禅师漂浮半空,专心打坐,手中捏着两个佛门结印,不断向外放出光芒。

陈恒一愣,才明白,原来,这不戒禅师自从上次一别,到现在竟然已经突破了元神到达阴神境了。

难怪面对着元神末期的高手没有一diǎn惧色,一开始的躲避,应该只是为了隐藏实力,麻痹对手。

“想不到这和尚老奸巨猾,还好没有阴到我们。”虚天子这么骂着,脸上却是一脸欣喜的神色。

不戒禅师这招“死地金身”乃是需要身体的求生意志才能发出,所以在使用之前都需要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才能返生。

这样一来,一双天手已经被破了一只,另一只显得孤零零的,举在半空中。

高聋也没想到这不戒禅师竟有这么一招,另一只天手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去抓那浮在半空中的不戒禅师。

就这么一迟疑,不戒禅师已经念好了两个咒语,配合手中的两个内外狮子印,双手齐出,在手掌之间发出了一道有形有力的佛光,蹭地打向高聋!

高聋匆忙间抬手接住,另一只天手也应声破碎。

不戒禅师这才飞身直下,往高聋脑门上扑去。

高聋在刹那之间被连破两掌,当下也怒气冲天,口中大喊“破得好”!

浑身同时爆发了一股强大的元力,用灵力将自己包裹起来,弄得整个道场狂风大作,接着破空而出一个巨大的炼丹炉,挡在了不戒禅师身前。

“这大胡子,终于招出本命法器了。”虚天子説道。

“就是不知道不戒高僧能否应对。”陈恒想着,如果换成自己,改怎么做。

这两人都是身在场外,自然没办法体会当事人的感觉。

这大炼丹炉一出现,不戒禅师便暗自叫苦,因为丹炉周身都有一股无法逼近的热气,虽然看不见,但是感觉却十分清晰。

不戒禅师由于是自己往丹炉上撞去,所以正如主动踏进沸水之中一样,来不及收脚,就被烫得满脚是泡。

好在佛门金身挡住了一部分伤害,让他能够及时收身撤回。

“让你尝尝我的炼丹宝炉!”高聋捏出剑指,操控法器移动,不断往不戒禅师身上撞去,试图用热气来击垮他。

只见不戒禅师身子刚一落地,便再次动起双腿,往高聋脸上贴去。

“难不成还会让你再逃第二次么!”高聋也是被狠狠激怒了,没有操控法器的一手再次伸出,唤出了一个xiǎo的手掌虚体,对着跑来的不戒禅师盖去。

“要遭。”虚天子叫道。

虽然由于大炼丹炉的关系,场下的人没办法看清楚此时不戒禅师的处境,但是用猜也知道,他肯定不好受。

而陈恒和虚天子更是清楚,就算不戒禅师修为达到了阴神期,但是毕竟是刚刚进入。

比不上这个天手炼丹人高聋,刚才那两下破掌招数,应该已经是不戒禅师的极限了。

但闻场上大喝一声“破”,也不知道是出自高聋还是不戒禅师。

这声“破”虽然短暂,但是却响彻云霄,异常清晰!

众人再看之时,见到巨大炼丹炉之下,不戒禅师的双手结着不死印,抵住高聋的单手xiǎo天手掌,修为的高下之分不言而喻。

不戒禅师的额头冒出了冷汗,因为高聋另一手已经操控着炼丹炉压了下来!能感觉到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陈恒看向场边,看到那个仲裁人已经要开口宣判胜负了。

这时场上的局势又突然发生了转变,只见不戒禅师手中的不死印被天手击碎,整个人飞了出去,离开了炼丹炉压下的范围。

半空中飘出了一条鲜血,应该是不戒禅师口吐而出的。

场边的仲裁人赶紧喊道:“天手炼丹人,高聋……”

“慢着!”不戒禅师一落地,还没站稳,却先行止住了仲裁人的宣判。

此时的不戒禅师嘴角挂着一丝血迹,身上僧袍残破,形象狼狈不堪,但是脸上却有一股坚定的神色,站定后,死死盯着高聋看。

“这鬼和尚,还坚持什么!早早退下认输的好!”虚天子一脸担忧的神情。

“不对,不戒高僧在等着什么。”陈恒看到了不戒禅师的眼神,那是以前从没见到的眼神,隐隐约约觉得有事发生。

宁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宁德好的癫痫病医院
宁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宁德治疗癫痫病方法
宁德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