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汉皇刘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战争序幕(二)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3:26

汉皇刘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战争序幕(二)

魏延又杀散一伙敌军,此时他全身浴血,铠甲之上到处粘着碎肉块,红的白的,满身都是。在四周昏暗的火光照耀下,格外渗人。曹军见了魏延,只如见了恶鬼般,围了一个圆圈,却又不敢上前

汉皇刘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战争序幕(二)

。魏延咧嘴一笑,正欲嘲讽。忽然眼角闪过一缕星芒。他意到身动,大喝一声,便把大刀给舞得滴水不透,而身边的亲卫也纷纷扑向了疾飞而来的箭矢,口中高喊着保护将军!

可惜还是晚了,魏延只觉左臂一麻,便如似蚊子叮了般,而后一股剧痛便蔓延开来。魏延定睛一看,却是左臂中了一箭。魏延在马背上晃了一晃,只见绵绵不断的箭矢还在飞来,亲卫们正举盾把他团团护住,而最早的那几个亲卫,已经身中数箭,倒地身亡了。

见得魏延中箭,原本不敢上前的曹军又大喝着鼓躁前来,欲取魏延首级,好夺得这份足够大的功劳。魏延见了,气极而笑,骂道:“竖子也敢来获我?”正欲提刀杀将出去,忽然身后又是一阵鼓声传来,回首望去,却是太史慈来了。

却原来太史慈在营中,左右还是放心不下,决定前来接应魏延。以免事有不偕。果然兵至此地,见魏延被围。太史慈便知道,魏延这次是掉敌将的坑里了。也不敢怠慢,于是便奋力前行,率军来解魏延之围。

这边厢吕虔见汉军又到,不由叹了一声,没法再收获战果了,于是便下令收兵。这仗也只能如此了,不过好在今晚斩获颇多,也足以慰藉了。

太史慈接应魏延回营,魏延左臂中箭,请了军医来看,军医道:“箭矢无毒,又透肉而过,无损筋与骨,魏将军但请安心调养,左右不过月许,便可愈也。”

魏延道:“大战在即,我却等不得这许久。”

军医道:“将军等不得,那也无法。若强行骑马、作战,创口崩裂,以后要延误多少时日,卑下便不得知了。”

魏延以愤怒的目光送走了军医,这才转过头来感谢太史慈的救命之恩:“今次若无将军,延已然丧命。活命之恩,实难以报之。延不胜感激也。”

太史慈摆了摆手:“同为军中袍泽,何出此言。”

魏延又羞惭道:“悔不听将军之言,方有此败,还请将军执我以明军法。”这一仗,损失精锐甲士数百,魏延心中着实不好受。

太史慈又道:“胜败兵家常事,文长且先宽心养伤。其余诸事,自有幕府定夺。”又安慰劝解几句,这才出帐而去。

吕虔破了汉军,小胜一阵。在打扫完战场之后,便命上报给夏侯惇。很快,消息又传到了陈宫等人耳中。

程昱听了,心中一动,乃道:“汉军受挫于子恪,于尤来山不得寸进。我可趁其与子恪两军相峙之时,以偏师击其后,再夺博县,而后使宣高与伯宁逐太史慈,先解北面之围。”

陈宫等人听了,立时便行至舆图前,仔细的看了起来。巨大的舆图上,张飞、太史慈与关羽的位置被清晰的标了出来。此时大家已经看得分明,关羽在成县、太史慈在尤来山,一南一北已经对夏侯惇构成了夹击之势。而臧霸与满宠又率军在关羽之侧的蛇丘出现。因蛇丘出现了曹军,张飞又引兵南下,屯于遂乡。敌我环环相扣,彼此牵制。正是因为如此,太史慈那边动手了,这边关羽却还没有动静。就是因为敌我势力犬牙交错的原因而顾虑重重。

既然关羽不想率先动手,那就在南边先保持对峙的态势。然后先在太史慈那里取得突破口。若能趁着太史慈与吕虔在尤来山相峙的同时,派一支偏师绕过尤来山,袭取博县得手。如此一来,既可与吕虔一起夹击太史慈,又可以进一步威胁到张飞军队的安全。这样夏侯惇的压力,就会为之大减。

而北方刘备军队自顾不暇的话,那么关羽既要面临兖州这边的优势兵力,又丧失了突然袭击的主动权。关羽就要考虑,还在成县打夏侯惇的话,是不是划算了。

陈宫与程昱在这边谋算太史慈的时候,在临甾,刘备正在接见田丰。在袁绍覆灭之后,田丰沉默了许久。直到袁尚与高干一道归降刘备,来到青州。田丰的态度也逐渐在改变。

彼时袁绍与刘备相争,为的是这北方霸主。后来袁绍虽败,若能振奋,未必便没有机会东山再起,只是他偏要作死,废帝自立,谋篡社稷,以至于在冀州人心尽去。所以袁绍败亡,田丰也没有太过于悲伤。只是故主刚死,作为降臣,他只能保持沉默,以免招祸上身。如今袁绍已经彻底成为了过去式,而他的子嗣也在青州生活,并没有受到迫害。那么田丰在刘备幕府一轮轮的征辟下,也终于是坐不住了。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不管什么时代,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但凡是心中有点抱负有点追求的,谁不想封侯拜相?谁会没点梦想呢。

于是在再一次的征辟时,田丰没有拒绝,而是坦然受之,在更衣之后,随着来车驾,进入了大将军府。不知道为什么,刘备似乎不太在乎中山王的名号,反而更喜欢臣属们呼他为大将军。

在见到刘备之后,田丰先长揖为礼,刘备一身常服,面带微笑,亲自扶起田丰,笑道:“元皓,你若再不来见我,我就只好亲自登门了。”言语温润平和,田丰却似于无声处听惊雷,心中顿时便是一惊。

田丰知道,自己一再拒绝征辟,让面前的大将军有些不满了。也是,大将军坐拥七州,麾下谋臣猛将一抓一大把,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能让大将军登门相邀?若是放在数年之前,大将军亲来青州时,只怕还差不多。

想通此节的田丰,顿时便对道:“非是有意欲违大将军之令,罪臣本欲在家教子以自娱,终了此生。谁曾想又蒙大将军垂怜错爱,罪臣幸甚。”

见田丰好歹也算是做出了解释,刘备也不以为意,哈哈一笑,便把此事给揭了过去。他兴致勃勃的看着田丰道:“元皓,兖州战事已起,我欲以你为使者,出往兖州,为诸将谋划,如何?”

池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池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池州牛皮癣
池州牛皮癣医院
池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